网络美式转盘

父亲酗酒家暴,但说起他,34岁C罗瞬间泪崩...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05:50:20 浏览次数: 作者: 本站原创

2015年,BBC特意为弗格森制作了一个纪录片---《弗格森爵士:成功的秘诀》。

C罗讲了很多关于他和弗格森之间的故事,而真正让C罗慨叹的时刻,发生在2005年:

“当时我的父亲病重,住在伦敦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当时我们在欧冠还有重要的比赛,我和爵爷说:‘boss,我十分难过,我想去看我的父亲’。”

“爵爷告诉我,无论一天、两天还是一周,我想去多久都可以,球队会想念我,因为我很重要,但父亲的生命在这一切之上。”

2005年,父亲迪尼斯-阿韦罗因为长期酗酒,出现了肝硬化的症状。

当时的C罗只有20岁,还远没有达到日后的高度,但他还是雇了一架私人飞机,把父亲送到了伦敦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。

2005年9月6日,父亲溘然长逝,就此结束了51年的人生。

“那无疑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时候。”

纵然父亲酗酒,纵然对父亲没有那么了解,但C罗还是为他做了一切能做的。

父亲与儿子,关系总是那么微妙。

子与父

1974年9月,迪尼斯-阿韦罗和他的战友们踏上了非洲的土地。

二战结束后,殖民地独立浪潮席卷全世界,有些宗主国顺应大势,而有些宗主国却还想维持原有的状态,葡萄牙就属于后者。

为了压制安哥拉的民族解放势力,宗主国葡萄牙派出了军队,当年才20岁的迪尼斯-阿韦罗就是其中的一员。

葡萄牙政府希望能保住自己最后一块殖民地,为此倾尽全国之力,然而在1974年4月,康乃馨革命爆发,无心打仗的中下级军官发动政变,推翻了当时的葡萄牙政府。

葡萄牙进入了政局混乱的“过渡时期”,而在安哥拉的葡萄牙军队也放弃了作战。

“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战争,我们也没有做好上战场的心理准备。坦率地说,在我所在的那支部队中,我认为没有一个人曾经朝敌人开过枪。”

在迪尼斯的战友马丁斯的眼中,当他们抵达安哥拉时,战争其实早已结束了,这也是迪尼斯能够安然无恙地回到葡萄牙的原因。

在非洲,相较于敌人,迪尼斯和战友们更担心疟疾、食品短缺带来的困难,万幸的是,当时军队里有一辆冷藏车随行,里面装满了安哥拉生产的啤酒,于是战士们渴了就喝啤酒,饿了就出去打猎,困了倒头就睡。

用马丁斯的话说,“在那里,我们踢足球,打扑克,唱歌,抽烟。在那段日子里,我甚至还长胖了,因为除了吃和睡之外,我们什么都不用做。”

而对于迪尼斯来说,在非洲他可以逃避很多事情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对自己的婚姻并不满意,和C罗妈妈之间,他们其实没有多少感情基础,所以在非洲,他的日子虽然苦闷,却无忧无虑。

然而,战争总会结束,13个月后,迪尼斯和战友们踏上了回家的路,他不得不回去面对自己糟糕的生活,而且战争已经把葡萄牙拖入到了泥潭当中,作为一名没有生活技能的士兵,迪尼斯只能打打零工。

“当时根本就没有像样的工作,我们都是被社会抛弃的人,因为在战争结束后退役的军人,一没钱,二没工作。”

回到马德拉,迪尼斯的日子重新变得窘迫起来。

他曾和马丁斯说过,自己很怀念在非洲的日子:饿了就吃,困了就睡。然而时光一去不复返,所以他只能不断地用酒精麻醉自己。

“我父亲喝醉时很有趣,他以前会讲很多故事,唱歌给我们听。”

迪尼斯喝醉之后会殴打妻子,长期酗酒阻断了外界与他交流的通道。

“他几乎每天都会喝醉,他喝醉时,就很难跟他对话,很难了解他。”

C罗妈妈认为,是战争让迪尼斯变了一个人,也许C罗的感觉更对,“因为他对人生感到失望。”

“我也会感到失望,但那是因为我想要不一样的爸爸,一个能够陪着我、看到我有成就的爸爸。”

不过迪尼斯从来没打过自己的孩子,对于小儿子C罗,他更是偏爱有加。

C罗加盟的第一家俱乐部便是父亲工作的安多里尼亚,而职业生涯中的关键一步:加盟葡萄牙体育,也是在迪尼斯好朋友的帮助下才成行的。

在C罗还是小孩的时候,迪尼斯就是儿子的球迷,他会坐在看台上关注儿子的表现,他会在儿子退缩的时候告诫他“只有弱者才会放弃”,而当C罗加盟曼联的时候,虽然他会用儿子的球衣换酒喝,但是从那时开始他就坚信,自己的儿子是全世界最好的球员。

可惜的是,他自豪于儿子的成就,他所能看到的终点便是加盟曼联,至于后面的金球奖、欧冠冠军、欧洲杯冠军,一切的一切,他都无缘亲眼得见。

“对我来说,这让我很难过,因为一切…”

当皮尔斯-摩根拿出一段迪尼斯在家门口接受采访,满脸骄傲地说看到儿子有这样的成就,他觉得很自豪的视频时,一向注重形象管理的C罗情难自已,泪流满面。

迪尼斯说他太紧张,焦虑,虽然很想,但他还是不敢去现场看欧洲杯决赛(2004年),儿子的成功,他非常骄傲,而且他还称赞了妻子是C罗的保镖,她为C罗付出了一切。

“成为世界第一,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,他没看到我领奖,我家里人都看到了,我妈妈、我兄弟,我大儿子都见证了,但我父亲,他什么都没有看见。他去世的时候还很年轻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”

“我不会羞于启齿,我从没真正了解过自己的父亲,我不曾敞开心胸,和他说心事,我从来没跟他谈论过那些话题。”

那一刻,34岁的C罗也只是个失去了父亲的儿子。

父与子

2010年7月,南非世界杯结束之后,C罗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做爸爸了。

时至今日,10年过去了,谁是孩子的母亲依然是一个谜团。

2015年,在参加访谈节目时,乔纳森-罗斯向C罗提问:在C罗的人生中,母亲对他的影响非常大,但迷你罗却没和母亲建立这种关系。

“对我来说,这不是问题,世界上很多孩子没有妈妈,没有爸爸,或者妈妈去世了,爸爸去世了,或者有失败的父母,迷你罗有个好爸爸,完美的爸爸,有奶奶,有全家的爱护和支持,这就够了。”

当被问到孩子生母的问题时,这几乎是C罗的标准回答。

他把真正的答案当作自己的秘密,他说有朝一日会告诉迷你罗所有的事情,而在此之前,他会努力成为一个好爸爸,就像他一直以来努力成为一个好球员一样。

而这其中,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自己没有一个“梦想中的爸爸”,所以他自己想做到这一点。

在接受专访的时候,C罗曾经说过他希望自己能够活得像一个国王,为此他努力工作,才换来了这一切。

“我一直梦想能有个儿子来做我的继承人。我想在年轻时就有一个孩子,我确实做到了,25岁就有了孩子,因为我想陪伴孩子,一直看着他长大成人,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。”

很多教练都希望球员早点结婚,早点生娃,虽然这需要处理很多的事情,但也会让一个男人迅速长大,让他感受到责任,从而更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上,C罗也是如此。

“父亲的身份教会了我什么是爱,而这以前在我的生命中是从未存在过的。这让我的心渐渐变得柔软,并且告诉我生命中真正最重要的是什么。”

生活并不总是岁月静好。

“好吧,我不会忘记的,2018年可能是我人生中在足球之外,最艰难的一年。”

在这一年当中,C罗被一位女性控告强奸,媒体对此大肆报道,最终强奸罪名没有成立,但这依然让C罗陷入了无穷的麻烦之中,尤其是在自己的孩子面前。

“我记得有一天,我在家里和女朋友一起坐在客厅,电视上播着新闻,就听到他们说C罗这样了,那样了,然后听到孩子们正在下楼的声音。”

“我赶紧换台,因为我非常尴尬,就是为了不要让他们看到那些人正在说他父亲的坏话,而且还是一桩这么恶劣的案件。”

迷你罗已经10岁,懂得了很多事情。

他开始明白自己的父亲是一个明星,无论在哪里都很受欢迎,这让他很开心,也让他有了一点小小的虚荣心。

“有时候他会问我,‘我能带两个小朋友回家吗?’当我给出肯定的答复之后,迷你罗就会提出下一个要求,‘你也必须留在家里,因为他们都希望与你合影留念’。”

王子想变成国王,也需要懂得很多道理,这也是C罗正在努力做的事情。

“要谦虚,要努力工作,要尊重他人。”

当被问到有什么需要灌输给下一代的时候,C罗给出了这样的答案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些都是早早外出闯荡,他自己悟出来的道理。

为此,他特意带着迷你罗回到了马德拉,回到了自己小时候住过的地方。“当他看到我以前的住处时根本无法相信。

他问我:‘你真的住过这里?’在他看来,包括车子、房子这些东西好像来得都很容易。”

迷你罗现在效力于尤文图斯少年队,或许未来也会踏上绿茵场,作为父亲,C罗一直在告诫他要坚持和努力,“并不是天赋找上了你,而是你得主动抓住它。”

“你必须勤奋,这是我正在尝试让他理解的东西。”

2017年10月,喜获龙凤胎的C罗在自己的ins上晒出了这样一张照片:

C罗和迷你罗各自抱着一个孩子,而在他俩之间,便是父亲迪尼斯-阿韦罗的画像。

“你永远陪伴着我们!祝福你,爸爸!祝福你,爷爷!”

父子之间的感情从来都是很奇妙的,因为他不像母子之间那么亲密,但儿子总能从父亲那里收获很多很多的东西。

虽然C罗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自己的父亲,但当父亲去世的时候,他依然感到十分悲痛,多年之后的专访,他提到了这一点:

“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很难摆脱丧父之痛,但这就是人生。”

如今C罗已经有了四个孩子,有了一个美满的家庭,收获了事业上的成功,变成了一个即使父亲不在身边,也能把事情处理得很好的人。

在C罗看来,这些都源于自己早早就被投入到了社会这所学校当中,在这里他逐渐成长为一个优秀的人。

不过,他还是觉得这背后的一切都有着父亲的支持。

“也许我在足球世界里得到的一切,都是因为他在天上看着我。”

声明:本文由编辑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标签: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

评论列表